欢迎光临~昆明方象科技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400-0871-488

行业新闻

壹健身会所被称奇葩:三月不回本就关店 会员卡不退费

来源:猎云网

传统健身房的“中年危机”
猎云网
“去年健身房倒闭了,我卡里1万多块的私教课也没了。”在北京崇文门新世界乐刻门店,猎云网见到周健(化名),他30岁左右,肌肉线条分明。
一次偶然的机会,周健发现离家不远的新世界新开了一家健身房,只有几百平米,装修简单,器械也不够全面,没有前台、没有游泳池,24小时营业,可以按月付费。
近年来,随着传统健身房不断传来倒闭新闻,越来越多人开始选择这种“小而美”的新型健身房。这其中,涌现了包括乐刻、超级猩猩、光猪圈、Keep等在内的众多互联网品牌,他们分割着本属于传统健身房的市场。
回顾传统健身房的历史,从1995年第一批1000平米以上的健身俱乐部诞生,到2010年的3245家健身俱乐部,再到如今60%以上的健身房面临亏损或倒闭风险。
不过20年,曾经的神话似乎已经跌落神坛,传统健身房要“凉”了吗?
“办卡+开店”的畸形模式
在中国,人们一旦决定去健身房,首先想到的就是“办卡”,健身等于办卡,然而很多健身房赌的就是你不来。
一位传统健身房教练告诉猎云网,这是因为健身房要通过不断卖卡收回成本。他透露,算上房租、器械和人力,开一家3000平米左右的健身房成本要上百万,但健身房一次只能容纳300-400人,按照一张健身卡一年2000元的会费,算下来肯定是赔钱的。
为了迅速回本,健身房就必须让更多的人办卡,让他们买更长时间的年卡、更贵的私教课,把以后的利润透支出来,补救现在的运营成本和现金流。
然而这种模式是不可持续的,第1年还能正常维持,第2年、第3年健身房就会因为没有新会员的流入而关门倒闭。
为了让更多人买课,健身房甚至专门研发出一套针对私教的“POS销售模式”,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进店后,会籍(健身房销售人员)先诱导你办会员卡,然后介绍一位资深教练为你做一节免费的私教体验。
之后是体测,私教会告诉你有高低肩、圆肩,骨盆前倾,很多时候会夸大你的问题,让你感觉不买私教你就废了,或是让你感觉买了私教课就能走向人生巅峰。每节课单价400-800元不等,并且是几十节为一个“疗程”打包售卖。
一套动作下来,健身房就能从这个顾客身上拿走1-2万。
萧然(化名)对此深有体会,在北京东三环的一家壹健身会所,会籍为了让她办卡,将价格从最开始的3500元/年,降到3500元/一年半,最后甚至降到了3500元/两年,还要再送一节价值800元的私教课。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猎云网,壹健身在行业内是一个“奇葩”的存在,3年开了50家,新开的店如果两三个月不能回本,就会关掉,找个地方再开一家,会员办的卡也不给退了。萧然说,壹健身称今年还要在北京再开50家店,目标是“百店计划”。
同样的情况在全国很多健身房上演着,会员办着高昂的健身卡,却享受着并不匹配的服务,还要担心健身房关门跑路的风险。
范高(化名)告诉猎云网,2017年他在“春分健身“办了张卡,当时健身房给出的价格是“1年3000元,2年4000元,4年5000元”,在会籍的建议下,范高花5000元办了张健身卡,后来禁不住私教的“劝说”,又买了24节总计7200元的私教课。
然而不到1年,当再去健身时,范高发现健身房已经关门了,而卡里还有3年会员和4节私教课。
疯狂开店卖卡,亏本就跑路,传统健身房陷入了“卖卡+开店”的畸形模式。
教练离职潮
为了卖卡,一些私教甚至也不得不“兼职”起销售的工作。
“奥力健身”教练苏靖(化名)告诉猎云网,他一个月要做到3万元的销售,差不多是要卖掉150节课,才能拿到底薪,如果完不成,只能拿课时费的10%。
在传统健身房,教练的工资是底薪+提成+课时费,底薪不变,卖课越多,提成和课时费就越高。这样的工资结构,导致教练只能拼命卖课。
“很多会员嫌私教推销烦,我们也不想这样啊!”苏靖说,他每天除了上课,就是在健身房寻找“潜在学员”,但他非常讨厌这种感觉,自己本来是因为热爱健身才来到这个行业,但现在像在做推销。
当教练把主要精力放在销售上,就会忽略教学技术的提升和自己身材的管理。然而和很多行业一样,健身同样遵循“一万小时定律”,几个月的速成班只能让你拿到一个“私教证书”,没有长达10年、20年的专业磨炼,将来很难越来越值钱。
这种销售导向的健身房,一边在扼杀教练的职业生涯,一边在断送健身房的未来。
那些迫于销售压力的健身教练,纷纷离职,要么流向了新的健身房,要么带走了一大波会员,开起了自己的工作室。
苏靖没有勇气离开,但他的一个朋友去年从金吉鸟离职,自己开了个300平米的小工作室,还带走了金吉鸟的10个会员。
健身工作室“生死劫”
2013年前后,迫于沉重的销售压力,许多专业过硬的健身教练纷纷离开俱乐部,走上了创业的道路。
当时全民健身风潮正热,他们幻想着凭借手里的会员资源“自立门户”,用小型工作室的模式,分食俱乐部的私教收入。
然而,现实比梦想惨烈得多。
Vlines私人健身工作室创始人叶恩发现,健身工作室并不好做。
在健身俱乐部,教练只要好好上课就行了,但是出来单干,自己又是教练又是财务,不仅要找房子、做推广、还要和物业打交道,和政府打交道。
2013年,叶恩从传统健身俱乐部离开,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Vlines
Fitness。然而6年过去,工作室从巅峰时期的7家,缩减到了现在的3家。
叶恩说,一方面,工作室的成本不断攀升,以Vlines朝外SOHO店来说,今年房租直接涨了40%,但是工作室的课时费却没有增加,因为大家都在打价格战。
另一方面,这个市场已经严重饱和,仅VLines所在的朝外SOHO写字楼,就有大大小小30家健身房。
这就导致,健身工作室越开越多,好的教练却没有增加多少。加之教练的频繁流动,老客户的留存率不断下降,当没有新会员流入,健身房就会面临可持续的盈利问题。
在商业模式没有从本质上突破时,相比于资金雄厚的健身俱乐部,健身工作室更难以抵御房租压力、运营成本和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
一场“互联网”革命
同样从传统健身房离开的,还有健身教练周宁(化名),2018年,周宁离开了待了两年的传统健身房,来到了互联网健身房乐刻。
在乐刻,周宁没了销售压力,课时费也几乎是原来的3倍。周宁告诉猎云网,他在传统健身房上一节课只能赚60元,而在乐刻能赚160元,这是因为乐刻会拿出课时费的70%给私教,在乐刻,一节私教课的价格在220-280元。
乐刻创始人韩伟认为,一定要用新的商业模式,把尊严还给教练,不用为了业绩疯狂推销,而是潜心提升技术。
2013年,38岁的韩伟从阿里巴巴离职,就此旅居美国。他发现,在美国,健身不过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9.9美元包月的社区型健身房比比皆是。而在国内,健身是一件“门槛”极高的事情,要想走进健身房,必须先办一张几千元的健身卡。
为什么健身一定要办卡?为什么健身房一定要做成几千平米?韩伟意识到,这个行业是有问题的,不是正向市场链条。
所谓“正市场链条”,是卖多少东西赚多少钱,卖得越多赚得越多;然而很多传统健身房,只做一次性卖卡销售,不做用户体验,不做用户留存,这就是“反市场链条”。
韩伟决定把整个健身的产业链一环一环地打开,再重新串联成一个新的产业链。
阿里出身的韩伟深谙“人、货、场”的基础商业逻辑,他决定从消费者、教练,和场所入手,重塑传统健身房产业。
“人”即用户端,乐刻放弃了动辄上千元的年卡门槛,采用了灵活的月卡付费以及单次团课付费的模式;
“货”即教练端,乐刻平台上聚集了6000多名健身教练,同时把课时费的70%给教练,平台只抽30%,让他们聚焦在专业提升和用户服务上;
“场”即“健身房”,乐刻把健身房控制在几百平米,大大节省了不必要的运营和人力成本。
很多人认为乐刻只是一家健身房,但在韩伟看来,乐刻要做的是平台,最核心的是背后赋能的那个系统。在韩伟的构想中,如果人的手机上剩下六七个APP,有一个可能是乐刻的,它是运动健身的入口。
一场“互联网”革命正在健身房爆发,一群狂热的健身+互联网信徒开始颠覆这个混乱的健身行业。
这些“颠覆者”形态各异,有想做优质课程产品的超级猩猩,想做智能健身房的光猪圈,想成为运动科技公司的Keep,想做健身行业Uber的乐刻。他们颠覆内容、颠覆体验、颠覆技术、颠覆生态,正在一起打破这个行业的桎梏。
如果把健身房的变革比作一场马拉松,那么互联网健身房只是刚冲出起跑线,前路依然充满坎坷。
在市场尚未成熟之前,互联网健身房要做的还有很多。
在用户端,如何开拓更大的用户群体,保证用户留存;在场地端,如何确保健身房在小型化的同时不会降低用户体验;在内容方面,如何持续高效地输出优质内容,建立团课的标准和体系;以及在今年的资本寒冬下,如何确保自身“造血能力”,保证现金流和增长速度。
健身房的“下半场”
回首中国健身房20年的发展史,从黄金十年,到倒闭潮频现,再到互联网健身房的冲击,传统健身房已经到了不得不转型的关键节点。
2018年11月,中国最大的连锁健身房之一威尔士健身完成被收购,收购方为LVMH旗下基金L Catterton
Asia。随后,这家1996年成立的公司开始在管理层展开大变革,其销售团队或将迎来大换血。
这意味着,威尔士多年“年卡预售、销售导向”的运营机制将发生变革,中国健身俱乐部销售导向型的商业模式已经动摇。
当这个传统健身房巨头开始放出变革的信号,其他健身房还能固守“卖卡”模式多久?找到新的盈利点,是传统健身房在下半场突围的关键。
一边是传统健身房的“自救”,一边是互联网健身房的“求新”。
2018年下半年,坚持了3年自建自营的乐刻,决定把精力集中在提升单店利润率、店铺运营效率上,同时把扩张模式从自建自营改为更轻量的合伙人制度。
韩伟告诉猎云网,2018年,整个行业遭遇寒冬,乐刻也应顺势而为,使用不同的风险对应策略。“如果外部没钱,我们就做自我造血,回笼资金,如果外部有钱,我们就放大它,拿时间来换空间,让模式跑得更快、规模更大。”
2019年2月,刚拿到D轮3.6亿融资的超级猩猩决定重金投入内容。
“健身是个房子,房子硬件以外的所有的东西,都是内容。”超级猩猩创始人跳跳认为,健身是一件朴实的事情,回归课程、回归私教本身,回归体验才是最重要的。
这一年,“重销售、轻服务”的健身房已经积重难返,那些拥有优质内容的健身房将拥有更多的机会。同时,线下健身房的形态也会更加“百花齐放”,市场会进一步细分,行业的用户画像会更加鲜明:
年轻、追求便捷的用户更偏爱“小而美”的互联网健身房;资深健身爱好者偏爱专业化更高的健身房;高端商务人群偏爱健身会所;人们不会只在一种类型的健身房锻炼,爱团课的去精品团课工作室打卡,喜搏击的去搏击工作室释放。
正如有沃尔玛,也有711。健身行业也一样,有高端健身俱乐部,就有小而美的健身房。
只是相对来说,高端健身房难以规模化,而小型健身房则会如同便利店一样,不经意地出现在午后的街角。
健身房正在迎来20年,对于传统健身房来说,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昆明方象专业为您提供校园一卡通一卡通系统餐饮软件餐饮系统电子标签收银软件收银系统条码设备,收款机,RFID读写器,公司管理软件广泛应用于零售超市、餐饮酒店、生产制造、教育医疗、机关学校、企事业单位办公、仓储、金融和物流等领域,联系电话:400-0871-488。

联系我们

联系人:周小姐,唐先生

手 机:13618719520,13508716087

邮 箱:ynpos@163.com

公 司:昆明方象科技有限公司

地 址:地址:昆明五华区美丽家园美祥格8栋一单元4B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
二维码